更多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春色  »  老同学


 呤……”一声门铃响起,正在清理地板的阿敏慌忙放下手里的扫帚跑过去,打开门一看,是自己的朋友也是大学时的同学建明。阿敏高兴地将他迎进来,只见平时不太修边幅的建明今天一改往日,他穿着灰色的西装,头发整齐光洁。

  “今天是你的画廊第一天开业,祝贺你!”建明说着把手中的一从鲜花送到阿敏的手中。阿敏接过花,“谢谢你,你怎么等到已关门以后才来?”

  “我和洪涛约好,一会儿他就来,这样我们三个老同学就能安静的聊天了!”

  “洪涛也能来吗?那太好了!我给你先倒水去。”建明看着阿敏转身离去的背影还是那么苗条,有风韵,心里想到当年建明,洪涛和阿敏都是艺术系的同学,他们俩个都是阿敏的忠实追求者,那会儿阿敏留着一头乌黑的长发,一张漂亮的鹅蛋脸上双眼黑白分明,眼神仿佛都会说话,修长苗条的身材……谁知后来他们俩都没追到阿敏。毕业后各到不同的行业发展,但到还是保持了联系。

  阿敏在前两年嫁给了一个画家后,就一直准备开一个自己的画廊,今天终于开张了。

  这时阿敏手里拿着一杯饮料回来,建明看到她换了一套白色的连衣裙,裙子很长,只露出一段纤细的小腿,更显得她的身材迷人。

  “想不到你结婚后还是这样漂亮,真是动人!”建明半开玩笑的说。

  阿敏一笑,“怎么洪涛还没到呀,你先喝饮料吧!”

  建明笑着接过饮料,刚想说话,门铃“呤……”响了,阿敏一下跳起来:“一定是他到了。”

  建明站起来,阿敏打开门,一个很瘦的男人站在那儿,手里拿着一支香槟,阿敏一呆,接着笑着大声说:“你怎么瘦成这样了,才几年没见,赶紧进来吧,我和建明等你半天了!”

  洪涛一边走一边说:“还不是见不到你,想成这样了!”他进来后走到建明旁边,自己坐下,把酒放在桌上,“阿敏你快过来开香槟,我们边喝边聊!”

  “碰”的一声,香槟打开。阿敏给俩人倒酒,洪涛的眼睛就盯在阿敏的胸部,阿敏弯腰时,连衣裙上摆露出白色的蕾丝纹胸,雪白的胸脯挤出一条发亮的沟。洪涛咽了口水,赶紧说:“祝阿敏成为最有名的画家,让我们乾杯。”并先举起了酒杯,大家一饮而尽,开始聊当年学生时代的趣事。

  洪涛看着阿敏泛着红光的脸,心里飞快地转着念头。

  “我想去一下洗手间,建明,我们一起去!”洪涛拉着建明走到洗手间。

  “你干么拉我一起来?”建明问道。

  洪涛带着怪笑看着建明,“你想不想和阿敏做爱?”

  “你说什么?”

  “和她做爱!”

  建明楞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他。

  、你放心吧,我们一起去,你如果不敢的话,你就先走!好啦,干不干随你,想想吧!”说罢,洪涛转身就走,建明呆呆的跟在他后面。

  俩人分别坐在阿敏的左右,阿敏帮俩人倒酒,洪涛顺势将手搭在阿敏的肩上,阿敏一楞,但想原来他们经常开此类玩笑,也就不太当真,只觉洪涛的手轻轻在自己的脖子上抚摸,然后竟慢慢地向下摸来,洪涛的另一只手托在她的腰间。

  阿敏觉得气氛不太对,大家都不怎么说话了,她望向建明,却发现建明低着头,好象在想些什么,阿敏轻轻地向前靠,想将洪涛已经快摸到胸部的手摆脱开,但洪涛忽然加劲,把阿敏搂住靠在肩膀上,阿敏一下向后仰,本来翘着的腿忙打开。

  这时建明突然抓住阿敏的双腿,用力分开。阿敏知道不对了,也知道他们要干什么,“你们要干什么,快放手!”刚说完这句话,洪涛就将她的嘴按住,同时另一只手从连衣裙的上方伸进来,直接开始隔着纹胸抚弄高耸的胸部,阿敏双手拼命推洪涛,却忘了建明,建明已将连衣裙的整个下摆撩起来,阿敏一双穿着肉色玻璃裤袜修长的腿完全暴露在建明的眼前,隔着裤袜大腿跟部的蕾丝半透明内裤下隐隐可以看到有黑色的图案。

  建明看着阿敏暴露的双腿和诱人的三角地带,也不再考虑别的了,俩手捏住阿敏腰部的裤袜和内裤的重合处,使劲向下拉。阿敏忙夹紧双腿用力向后靠,不让建明得逞,洪涛这时则腾出一只手来将阿敏背后连衣裙的拉链一下全部拉下来,并把阿敏上半身的阻挡完全解开,阿敏现在除了纹胸上半身已完全赤裸,拉到腰间的衣裙将阿敏自己的双手全缠住,阿敏拼命的扭动身体,做无谓的抵抗。

  很快,洪涛就把纹胸除下,阿敏的胸部完全暴露出来,褐色的乳头,丰满的乳房--这不就是当年自己始终没追到的女孩的胸部吗?

  洪涛异常兴奋,低下头狂吻着阿敏的颈部,手里不停的玩弄着漂亮的乳房,也不时的刺激着乳头。建明一只手托着阿敏的臀部,另一只手顺利的把裤袜和三角内裤拉到大腿上,阿敏使劲并紧两腿,不想让建明看到下体,洪涛按住阿敏的胸部一拉,阿敏便躺在了沙发上,建明顺势将裤袜和三角裤直接拉至小腿,然后连高跟鞋一起脱下,现在没有任何衣物能遮掩阿敏的下部了。

  建明抓住阿敏的双腿用力分开,自己的身体插进来,不让阿敏再能夹紧腿,大腿内侧跟部一从黑色的体毛下,那条肉的裂缝已完全暴露了出来。建明趴下,把脸埋在阿敏的大腿根,伸出舌头从裂缝的上端舔起。

  “啊!不要……”阿敏扭动着,洪涛按住阿敏,迅速将自己的衣服全部脱光,把已经充血涨得很大的阴茎伸到阿敏的面前,阿敏慌忙闭上眼,但那丑陋的形态还在她脑中印记。

  “怎么办,就要被强奸了,怎么……”

  建明已舔到了最敏感的部位……“哦……”阿敏情不自禁发出了呻吟,建明更卖力舔着阿敏下体的每一处,还用手指在裂缝旁按揉,深色的裂缝慢慢地张开了,上面沾满了建明的唾液。

  “我怎么会有感觉了,这……”

  在洪涛和建明的玩弄下,同阿敏意志相反的:乳头充血变硬,下体也开始分泌液体。洪涛看出阿敏的身体已有了反应,捏住了她的下巴,把阴茎放在她的嘴边:

  “快,含住它,不许咬!”

  阿敏还没反应,洪涛便一下插入了她张开的嘴中,开始不停的抽插,粗大的阴茎碰到了她的嗓子,阿敏咳嗽起来。

  “没给老公服务过,要用舌头含住。”洪涛看着眼前的美女竟然含着自己的阴茎,一种虐待感油然而生。

  建明也脱光自己的衣物,他将阿敏的腿分到最大,裂缝已经完全张开,露出里面复杂的构造,建明忍不住了,把自己火热的阴茎顶在已张开的裂缝上。阿敏感到建明马上就要进入了,不甘心的挣扎着,嘴里含着洪涛的阴茎,从阴茎头上分泌的液体刺激的味道几乎让她昏厥,上半身又被洪涛牢牢地按住,建明只感对方的阴毛和大腿根的嫩肉在自己的阴茎上蹭。

  已经不能再等了,要享受更强的肉感,建明手握住阴茎,看准肉洞,猛的一下插了进去,那种湿润火热的肉感从阴茎传来直达大脑,建明一使劲,将阴茎尽根插入。

  “终于得到你了,你的下面真紧,不象结婚两年呀!”建明不住地从各种角度插入,眼泪一连串的从阿敏紧闭的双眼流下。

  “不光是强奸,还有从未接触过的口交……”阿敏感到由下而来的不断冲击,子宫壁一阵阵的刺激袭来,阿敏的全身都觉得发热,她心里轻叹,放松了自己的身体。建明把阿敏的双腿举高,这样插得更深入,自己看着肉棒在阿敏的身体中插来插去,更刺激肉棒的硬度,建明猛的一伸,一股滚烫的液体射入阿敏的体内,建明还使劲地摆动身体,象要把每一分快乐压榨出来。

  建明退了出来,阿敏感到下体一阵空虚,她僵硬得一动也不动,双腿还分得大开,大腿根的肉洞向外涌出建明的精液。洪涛从阿敏嘴里抽出阴茎,把阿敏翻转过来,将阿敏的双腿抱住分大,那诱人的溪谷完全裸露,刚被侵犯过的肉缝又张开形成肉洞,洪涛从背后插入的深入感,一下就把阿敏带入了高潮。

  每一次深深地插入,她都发出恼人的呻吟,同时晃动头发,臀部也应和似的向后顶撞,洪涛用手捏着阿敏的屁股,感受着那出出进进的快感,阿敏的子宫一阵抽搐,高潮到了。

  建明看着俩人,刚刚泄过精的肉棒再次硬了起来,他用手搓弄着。洪涛向建明打了个手势,抽出肉棒,将阿敏再次翻正,阿敏的上半身放在沙发下,再抬高并分大她的双腿,在阿敏不明情况时,肉棒直顶住她的肛门,用力一插,由于已有大量的润滑液,一下插入了一小部分,阿敏痛得直叫,建明忙走过来,手里攥着肉棒,由上向下插入阿敏大开的阴道,这边洪涛再不断的用力下,终于也将肉棒插入。

  “好痛啊!噢……放过我!哦……”

  两根肉棒在体内一进一出,阿敏想都没想过,疼痛,羞辱,都化做刺激在她的脑海中炸开,终于在俩人的攻击下,阿敏在高潮中昏倒了。

  醒来以后,发现洪涛和建明已不在了,自己还躺在沙发上,一丝不挂,双腿大开着,下体肿涨疼痛。

  阿敏慢慢起来,走入浴室,使劲地搓洗着自己,眼泪不停地流了下来……

上一篇:女大学生宿舍506 下一篇:女教师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 版权所有 夜夜欢_夜夜撸_夜夜爱_夜夜啪_狠狠爱 - 狠狠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