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
现在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回明绿帽之马怜儿


 长干里偏居城南,是官民杂居的地方,同时这里又是金陵城的士绅名流迎送宾客的最后一站,因此巷口开了几家酒店、客栈,生意颇好。

  巷子里还有一些摆卖金陵特产的小商贩,金陵南来北往的客商极多,临行总要带些特产,所以这里的商贩生活倒还优渥。

  长亭酒家是长干里临街最外边的一家酒店,走出店门前方不远,绿草茵茵处就是送客长亭,地点好,所以生意好。

  而自从一年前,马老板的侄女儿从北方返回家乡,经常来到酒楼帮忙后,马家的生意也就越发地好了。

  不是说秀色可餐吗,杏脸桃腮、纤体如月的怜美人儿哪怕穿着布衣衩裙,都是俏丽可人、柔媚万分,叫人瞧了赏心悦目,以色佐酒,那酒似也逾加香浓,这客人又怎能不趋之若鹜?而且数月前,那美人儿身上也不知发生了何事,身段儿越发妖娆,举手投足间都散发出一股逼人的媚力,直令人不饮便醉了,所以也难怪这酒家时时爆满了,也幸好那关守备的公子时常到店里来,明显对这美人有意的话,就是这周围的混混痞子不来骚扰美人,当地的官员差役怕不也要上门强抢马怜儿了。

  却说这关公子在明白杨凌身份,知道马怜儿是杨凌的禁脔之后为何还敢经常来这酒家呢?却是杨凌在离开前想到以马怜儿的姿色定会引来不少狂蜂浪蝶,而他又急着调动所有力量回京应对王岳和文官的进逼,值此紧要关头更不好露出自己有意纳还在守孝期的马怜儿的意思,所以灵机一动威胁了关公子一番,假借他的名头震慑保护马怜儿,而关公子面临杨凌这个御前红人的威胁自然不敢拒绝,加上想到还能借此继续看到马怜儿的绝色风姿,自是不迭应下了差事。

  此时,马怜儿穿着一身淡粉衣衫,盈盈一握的纤腰上扎着件蓝布围裙,胸前虽然扎得很紧,但却仍然束不住那直欲暴涨而出的怒乳,翘臀虽未向后撅起,但依旧把衣衫顶起一个诱人的弧度,皓白秀气的手中握着一把雪亮的小刀,立在柜前正娴熟地削下一片片鸭肉,翩然落在那张蓝花簇边的碟子中。

  她的一双美目,带着一丝幽怨和迷惘,只盯着手中那只逐渐变小的盐水鸭,小刀飞快,似乎把那鸭子当成了那个男人,那个飘逸英俊、一袭白衣的书生,那个夺走了她的贞操走之后再没回来看过她的薄情男人,那个开发了她的敏感肉体就一走了之徒留欲望越来越强的她独守空闺的男人,想到这,她的俏脸突然一红,仿佛又想起了昨晚无比空虚寂寞的自己用手指自渎达到高潮的快乐。

  关公子痴痴的看着马怜儿,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迷人,刚刚脸红的那一刹那更是好像九天上的仙女下了凡尘,流露出无比的妖媚之气,他的下体一下子就不争气的硬了起来,把袍子顶起一个大大的帐篷,为防止他人发现,关公子急忙将手中的竹篮挡在身前遮住丑态,对着马怜儿说道:「马姑娘,该出发去栖霞山了吧。」。

  马怜儿听到关公子的声音才回过神来,自杨凌离开之后,马怜儿每个月都会在那一日去栖霞山的西峰上她与杨凌定情的那一株红枫树下,极目北望,聊慰相思之情,而每次都是关公子带着几个护卫护送她前往。对着关公子点了点头,沐浴更衣一番后几人便出发了。

  到了栖霞山上,马怜儿站在红枫树下的一块巨石上呆呆的想着心事,数月前自己便是在这里给杨大哥下了春药,然后将自己交给了他,也尝到了那令人骨软筋麻的蚀人快感,马怜儿虽是初次破瓜,但是天生的内媚之体却让她很快忘却破瓜之痛享受到了无比的快感,可惜的是就在马怜儿想向杨凌索求更多的时候,杨凌就已经匆匆离去了。而马怜儿这已经被开发了的敏感肉体却无时无刻不向主人传递渴望那让人沉醉的肉体交欢,想到这儿,马怜儿感觉下身似乎又有些湿润了。

  关公子将两个侍卫安排到远处的山腰守住山道,自己从下面的山道向马怜儿走来,眼光刚看到此时的马怜儿就一下子呆住了,因为是酷暑的缘故,马怜儿穿得并不多,粉色薄纱在山顶耀眼阳光的照耀下隐隐露肉,顺着她那洁白的脖颈向下看,可以清晰地看见那薄衫隐藏下月白色的亵衣和将亵衣高高顶起的饱满胸部,更要命的是此时马怜儿站在巨石之上,关公子处于她的正下方,一阵山风吹过,裙摆微微飘扬,两条光洁玉质的修长美腿和两腿之间隐隐的黑色都清晰可见,关公子狠狠地咽了口吐沫,原本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欲火,在此刻再次点燃起来,胯下的小兄弟龙头昂然而起,将双腿间的前摆都顶了起来,瞬间都想不顾一切冲上去直接将这诱人的女体扒光然后在上面狠狠发现自己的欲望。

  马怜儿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赫然发现关公子正站在下发,一双眼睛如狼一般紧紧的盯着自己的下面,这才突然想起来之前沐浴的时候自己忍不住欲望自渎了一番把亵裤弄湿,怕耽搁了上山的时辰急切之下就没穿亵裤上山来了,关公子站在下方岂不是什么都看到了,想到这脸一下子红得通透,心中有说不尽的羞恼,但不知怎的,想到关公子把自己的下身全都看遍了,下身的蜜液反而更是汨汨的不住流出来,只觉得腿一下子就软下来,支撑不住自己,一个趔趄往下栽倒了下来。

  关公子本来在下面只想把自己的眼睛都给钻进那神秘的黑色阴影区域,却见马怜儿一下子从巨石上摔倒下来,下意识向前一步,两手前伸,把马怜儿结结实实的搂在怀里,关公子只觉得霎时间软玉温香在怀,触手之处尽是柔软光滑,更有一股淡淡的但是又勾人心弦的甜香传入鼻中,下身的大肉棒不由更是暴涨,直直的顶在马怜儿挺巧丰满的圆臀上,关公子只感觉自己再也忍不住了,什么杨凌,什么厂督,只要能和这绝色的美人风流一度,便是死又何妨。双手向前一探,便掌握住了马怜儿那浑圆、饱满的乳房,顾不得怜香惜玉,关公子如同揉面团一般双手各握着马怜儿一只柔软水嫩的丰乳逐渐地用力,把乳房捏得变换着各种形状,马怜儿这才如梦似醒,惊叫道:「关公子,你要做什么?我可是杨凌的女人,你不要命了吗?」关公子一面享受这无比滑嫩而又充满弹性的乳房一面道:「我确实已经不要命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只要能和你快活一次我什么也不怕。」说着把马怜儿翻过身来,双手拿着衣襟用力一扯,只感觉眼前霎时一片耀眼的白腻,白如堆雪,雪尖两抹嫣红,那对椒乳如倒扣的两只玉碗,大小一手难握,乳房的颜色象瓷一样光滑细腻,尖挺结实的乳房上两粒嫣红的樱桃娇嫩欲滴,粉红色的光泽让人垂涎欲滴,她的脸儿红红的,一双明媚的眼睛却像是蒙上了一层雾气。

  关公子魂魄轰地一声,视觉和触觉上的快感迅速在他的心湖中荡漾起层层涟漪,使他欲火炽燃,下体已杵硬如铁。马怜儿看关公子一脸呆样,心中焦急中掺杂着一丝得意,又有哪一男人能不为自己的美貌倾倒呢?她哀求道:「关公子,求求你放过我吧,只要你放过我我不会和杨大哥说的。」关公子见着眼前风景,哪还管马怜儿说什么,双手片刻也没闲下来,又覆盖在了那对诱人的圣女峰上,羊脂一般白嫩的肌肤带给关公子阵阵舒服快感,看着那诱人的粉红色的摇晃的乳头,忍受不住用嘴巴吸住了马怜儿左边的乳头,不停地吮吸品尝着这彷佛世上最美的奶子,舌尖不断地刺激那诱人的蓓蕾。

  娇嫩的奶头受不住关公子那一会粗鲁、一会温柔的吸吮抚弄,早已变得充血坚挺,马怜儿被吸吮得浑身火热,嘴里虽然还不住喊着不要,但已经夹杂着诱人的呻吟。此时马怜儿身体微微颤抖,双颊绯红、呼吸粗重,双手虽然不停的推着关公子,但已经渐渐没了力道,只觉得浑身都被关公子浓浓的男子气息所包裹,下身小穴处春水更是不住的涌出,却是已经情动了。

  关公子此时已经不再仅仅满足于对于胸前的探索,一只手仍然把玩着那似乎永远也玩不厌的美乳,另一只手掌慢慢下移到马怜儿的俏臀上轻轻把玩着,只觉得入手如同极品的软玉,柔滑紧致又透出无比的弹性。将马怜儿的肥臀把玩片刻,便开始得寸进尺的顺着她那均匀修长的大腿向下摸,然后贪婪的将手深入马怜儿那薄薄的裙子中,都不用去除亵裤便直接抚摸到了马怜儿那饱满隆起的阴阜,花瓣的温热和泥泞传来,让他的鸡巴兴奋得几乎要破裤而出。嘴上还不忘挑逗:

  「骚怜儿,连亵裤都不穿,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给本公子草啊。」马怜儿此时已经完全软到在了关公子的怀中,甜甜糯糯的呻吟声不断从红润的樱唇发出,听到关公子的质问,俏脸更是绯红,呢喃道:「人家才不骚呢,才不是给你准备的,只是……」嗫喏着再说不下去。只好把通红的俏脸埋在关公子的怀里作鸵鸟之态。

  关公子也不再逼她,只是淫笑几声,裤子里硬挺的鸡巴却故意缓缓地在她浑圆肥嫩的臀部和娇嫩濡湿的阴户上来回摩擦着。直把天生媚体的马怜儿刺激得春心荡漾、饥渴难耐,不住的扭动着身体,想要将身体更贴近那坚硬的肉棒。

  马怜儿的动作和越来越明显的呻吟让关公子愈发兴奋起来,右手划过光滑的小腹,穿入马怜儿的裙子直接落在阴户四周游移轻抚,来回用手指揉弄穴口左右两片湿润的阴唇,更不时捉弄那微凸的阴核,中指则轻轻滑进小穴肉缝里抠挖着,直把马怜儿挑逗得娇躯轻晃不已,淫水一阵阵潺潺流出,娇喘连连。「喔……唉……好美啊……关公子……别折磨人家……受不了了……快给我啊……啊……哎哟!」爱液不断流出,很快便弄湿了关公子的手掌,马怜儿身上的幽香越发浓郁,引得关公子裤裆里的鸡巴已经硬得有些难受,直欲找个销魂洞钻进去。

  「骚怜儿,还说自己不骚,那我手上的是什么东西?你想要我给你什么啊?」关公子将沾满淫液的手放在马怜儿面前,淫笑着问道,马怜儿迷茫的美眸半睁开,看着那泛着淫靡水光的手指,又羞涩的闭上了眼,但已经被完全激发出来的媚体无比的欲望又把无尽的空虚感传给她,让她只想找一根大肉棒填满内心的空虚,马怜儿只好哭泣着说道:「我骚,快给我大肉棒吧。」话说出口后,她只感觉身体更加敏感,又是一大波春水从体内涌出。

  关公子露出满意的笑容,只听「刺啦」一声,马怜儿身上唯一的遮蔽物被关公子蛮力撕开,她那令男人神魂颠倒的胴体终于被关公子一览无遗,娇嫩雪白的娇躯、平坦光滑的小腹、稀疏整齐的黑色丛林,以及那迷人又神秘的阴户,都在阳光下完全展露,一条细长的粉红色肉缝清晰可见。这位一直高高在上的仙子此时一丝不挂的站在自己面前了,自己终于可以得到这具朝思暮想的女体了,关公子眼神中散发出无比的熊熊欲火,他感觉到自己快要爆炸了。

  怀抱着马怜儿走到那棵红枫树下,将她放在那光滑的巨石上,关公子半跪在马怜儿的双腿间,高高抬起马怜儿的一双玉腿,压在其饱满的胸前,举目向马怜儿的私处看去。此时马怜儿的整个阴户都这样暴露在关公子眼前,那黑色柔软的的丛林上沾满了晶莹的露珠,两片肥厚的阴唇上面滑腻腻的沾满透明的黏液,阴唇偶尔的翕动,一股股的淫液被慢慢挤出。

  关公子看得血脉贲张,忍不住伸出舌头探向那柔嫩的缝隙深深舔弄,整张脸深埋在马怜儿肥美的股间吮吸舔咬着,品尝着她小穴流出的琼浆玉露,不时响起「啧、啧」之声,享受这原本只属于权倾天下的内厂厂督才能享受的美肉,心中油然升起无比的快乐和自豪,迷情中马怜儿所发出呻吟越发的高亢,全身香汗淋漓,肥嫩的屁股忍不住向前挺动,似乎想获得更强更深的快感,淫穴湿得一塌糊涂。

  如此的调情,马怜儿哪里受得了,她那唯一的一次与杨凌的经验因为时间问题不过是以传统体位匆匆而过,她甚至连想都想不到还有这样极致的快感。而这饱经花丛的关公子一上来便为她做起口活,马怜儿哪里还能忍受得住。

  就在关公子停嘴抬头的那一刻,马怜儿原本高举的双腿猛地分开,顺着关公子肩头滑下,紧扣着关公子的腰间,双手搂着他的脖子,直起身来,张开樱桃小嘴主动送上热烈的长吻,两人的唇舌展开激烈交战。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沉浸在欲望的深渊里,什么杨凌,什么矜持,什么身份都已经完全抛到了脑后,她只想享受无尽的快乐。

  享受着激烈的舌吻,马怜儿的双手自然下滑,隔着裤子不断抚摸关公子那根亢奋、硬挺不已的鸡巴。两人的呼吸越来越加急促,马怜儿那火热的双眸,不断扭动的娇躯,都在告诉关公子她内心的需求。

  见关公子迟迟没有动作,马怜儿此刻早已顾不得矜持,将关公子扶起,一把褪下他的裤子,那根擎天巨柱「噗」的便呈现在她眼前。『啊呀……怎么这么大!

  比杨大哥的大好多啊……『马怜儿看得心中是又喜又怕喜的是这样大的肉棒要是放入自己肉紧的穴里,可不知是何等的感受和滋味?怕的是这样巨大的肉棒真能放进自己那洞口紧小的淫穴吗?看着马怜儿看着自己大肉棒的目光,关公子不由有些得意,吓到你了吧,自己纵横金陵花丛,创出的淫枪小霸王的名声可不是吹的。

  关公子的天赋异禀让马怜儿竟有些情不自禁的双腿屈跪,学那小羊跪乳的姿势,伸出玉手握住那条昂然火热的鸡巴,慢慢地前后套弄起来。「哦……骚怜儿不错啊,弄得很好啊!」关公子轻轻地呻吟。

  看着这硬挺的肉棒,不知怎的马怜儿便觉得口干舌燥起来,娇羞的看了关公子一眼,想起他刚才为自己做的,不由伸出香舌,用舌尖轻轻舔舐龟头,接着张开那宛如樱桃颜色般的小嘴,一口吞向那条火红的腊肠。「嗯……」马怜儿轻轻哼道,努力张大了嘴巴含住了巨大的龟头前端,然后慢慢摆动头部,缓缓地将那硕大的龟头吞了下去。

  刚开始的时候,马怜儿的口活还十分生疏,不时的牙齿就碰到了那敏感的鬼头,把关公子弄得又痛又爽,不时倒吸一口凉气,但是不得不感叹天生媚体的天赋异禀,只是一会儿,单是看着关公子在自己口舌不同动作的反应,马怜儿的技术就在飞速提高,灵活的舌头不时的划过冠状沟,或是轻顶着马眼,甚至将舌尖探入马眼内部,把花丛老手的关公子也弄得不时呻吟。在退去了之前因为龟头巨大产生的不适感后,马怜儿开始发威了,受到压迫的小嘴形成更有感觉的小穴,一连串的舔弄下,使得口中鸡巴的主人不断发出愉悦的声音。

  没过多久,关公子就感觉下身积累的快感越来越强,精关几乎难以抑制,不由感叹马怜儿的无双魅力,但想起今天的目的还没达到,以后还有没有的爽可就全看这次的表现了,只好强忍着将大肉棒从温暖的檀口中抽出,随着「啵」的一声后,关公子直起身来,不顾马怜儿疑惑的目光将她推倒在巨石上,道:「骚怜儿,轮到我让你好好快活了,我一定会让你升上天的。」关公子将马怜儿的两条美腿环在自己的腰际,双手抬起马怜儿的美臀,把直挺挺的肉棒对准那淫水湿润的小穴,然后身体缓缓压了下去,没想到只是插进一个龟头,便已经感觉到了无比的紧窄,肉棒四周的软肉仿佛都在用力想把这外来入侵者挤出去,不由长吸一口气,而马怜儿已是全身如遭电击,只感觉一根火热的巨棍用力的进入身体,充实中带着一丝疼痛,让她情不自禁的呻吟出声:「慢点,好大,好涨啊」,心想从此自己的身体就不再纯洁了,不再是杨大哥一个人的了,眼角不由划过一丝清泪,带着一丝不甘和舒爽,双手撑着关公子结实的胸膛想要阻止他的继续深入。

  但是很快地,不待马怜儿反应,关公子便已经伸手托起马怜儿肥美的翘臀,然后双手向上一用力,身体就势下压将剩下的鸡巴一口气全部给送进了马怜儿那迷人的花瓣里。

  关公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让马怜儿感到一股犹如破瓜般的痛感,但紧接着一股更加酥麻的快感顺着她的脊梁直冲脑海,一声勾魂夺魄的呻吟声顿时夺口而出。

  「啊好大啊,捅穿我了,杨大哥,我对不起你,嗯……啊……」马怜儿哭泣着道。

  关公子此时却怜香之心大起,下体一下子定住不再动弹,伸出舌头舔弄着马怜儿脸上的泪水道:「怜儿,你知道我有多么爱你,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强奸了你,但是我不后悔,杨凌走了之后就再没回来,每天看你郁郁寡欢你知道我心里有多么痛苦吗,而且杨凌现在自有别的娇妻美妾陪着,你却孤身一人,我不想你孤单,我愿意当你的杨凌。」嘴上这么说着,心中则想道:『没想到怜儿的小穴居然这么紧,可想杨凌虽然官大,但是他的鸡巴绝对没有我的大。』想到这里,关公子只觉得精神一振。杨凌可谓是传奇人物,自己在家时父亲也是经常拿杨凌来教训自己,如今知道杨凌的鸡巴没自己大,只觉得心中一喜,愈发有了干劲。

  马怜儿一听,脸上又是一阵绯红,心中却想到了杨凌绝情的离开和他身边环绕着的莺莺燕燕,他还记得自己吗,关公子确实对自己是一往情深,自己就放纵这一次,只是把他当作杨大哥不在时的替代品,心里这么想着就感觉负罪感确实变轻了,肉体的感觉又开始袭来,被那大肉棒胀满的肉穴已经没有开始的痛苦,反而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瘙痒,美眸瞟了关公子一轻声说道:「你可以动一下了。」说完便娇羞的低下了头。

  听到马怜儿的话语,关公子如奉圣旨,抄着马怜儿修长玉腿的腿弯,肚子压上马怜儿平滑的小腹,前前后后的拱起他健美强壮的腰杆,用胯下粗长的鸡巴一进一出的,狠狠捣起了马怜儿粉嫩滑腻的紧小嫩穴,尽情享用起马怜儿那艳美诱人的雪白胴体。

  在两人紧密交合的耻部,关公子那粗硬坚挺的大肉棒就在湿粘中全根浸没在马怜儿光滑洁白的耻部,那粗壮的鸡巴就狠狠的把马怜儿紧小的粉嫩小穴撑涨成并不拢的正圆,翻卷着那两片娇小粉润的花瓣,扎实有力的狠插猛捣着!

  马怜儿玉手紧紧揽着关公子结实的腰腹,她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也不禁夹上了关公子的腰杆,伴随着男人肉棒在她敏感娇嫩的小穴内一次次的撩刮,她白皙动人的身子被插得是一颤一颤的,她充满弹性的紧致大腿不住开阖,似乎在抗拒身上男人的抽插,又似乎在迎接男人更猛烈的进攻,那雪白腿根的嫩肌一阵阵剧烈收缩着,带动她紧小的淫穴就一下下死死吸啜紧箍着男人插入的火烫阴茎。

  马怜儿发出一阵阵湿热娇腻的莺啼,可从那娇声中,已分不清她是迷醉,是痛苦,还是快美了,「啊唔…天!…关公子…啊!…不要…啊唔…关哥哥,你那里…好大!…唔!…关哥哥…不行啦!…不要用力啦!…啊唔…求你…唔…

  不…啊唔…「

  「嗯!…骚怜儿…放松享受吧…嗯!…我不会再让你寂寞孤独的…真的好紧啊…好爽啊…嗯…」随着一记记抽插,关公子有节奏的粗喘着,他将马怜儿一双修长的玉腿环在腰际,然后一手抓向马怜儿胸前软滑丰硕的乳球,一手伸下胯下,用大拇指按在马怜儿腻滑嫩穴口外那小巧的玉豆上,两边揉挤的同时,就用粗鸡巴在那肉穴中进进出出,内外夹击的挑逗着马怜儿白皙胴体上最敏感的区域。

  马怜儿赤裸白皙的身子仰在巨石上,被男人猛捣得是上下起伏,她胸前那对高耸柔软的雪白豪乳也是不住的乱摇,晃出阵阵雪腻绵软的乳浪,她秀发散乱,目光迷醉的看着压在她身上的关公子,只是黛眉轻蹙,浅咬樱唇,那媚态真是加倍诱人。

  马怜儿已经完全躺在了巨石上,死命的昂着螓首,她仿佛承受不住关公子那落力的抽插,砧板上鱼儿似的扭动着雪腻的身子,可她两条修长优美的玉腿却不由自主的高高举着,紧紧的夹着进攻着的男人的腰,好似本能的让那男人的肉棒刺得更深更顺畅,好让她获得越来越强大的快乐。「啊,我要不行了,太深了,我要尿了。」马怜儿崩溃似的失声娇啼着,而随着马怜儿全身的香肌雪肤一震,一声长长的哀嚎从她檀口中迸发而出。马怜儿滑腻粉嫩的小脚丫死命的一蜷,玉滑的大腿就不住哆嗦起来,关公子只感觉那火热紧致的骚穴突然一下子紧缩起来,死死的裹住了他入侵的大肉棒,花心仿佛也有一张嘴似的死命吸着敏感的龟头,「我也要来了,我们一起飞天。」关公子大叫道,他用力揉搓着马怜儿雪白高挺的美乳,下身加速抽插着,最后一下将整个大肉棒都挤入了那紧窄的花径,大龟头死死盯着那软肉似的花心,一波波的精液如激流般的喷射进了子宫,被这滚烫的精液一趟,「啊,到了!」马怜儿哭喊似的失声娇啼着,她挂满汗珠丰腴臀丘一阵剧烈的簌簌颤抖,精致的脚丫向上弯曲出了一个夸张的弧度,好一会儿才无力的垂了下来。




上一篇:情色碧血剑 下一篇:螳螂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Copyright @2003-2018 版权所有 夜夜欢_夜夜撸_夜夜爱_夜夜啪_狠狠爱 - 狠狠干